每一個以自己城市命名的大學,或許對於當地人來說都會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那些在情感上不想離家太遠的人,自然會把這裡作為一個落腳地。對於他們來說,廣大或者廣州,並沒有精神意義上的差別。無論是在狹小的桂花崗校區所處繁雜的鬧市,還是大學城裡那一片更為開闊的靜謐之土,四年的時光在每個人的記憶里必有迴響。
  私人記憶
  ●龍洞—桂花崗—大學城,我們的開荒時代
  講述人:學敏,2002屆教育學院畢業生,現為媒體人
  如果從2000年九所院校合併成為廣州大學開始計算,我們這一屆絕對可以被稱為“三屆元老”了,雖然我們大多數人也不過是三十而立的年紀,相對於後來者卻已經可以憑藉我們在學校里的經歷老氣橫秋地“指點江山”了。大一的時候我們在龍洞,正巧趕上了來勢洶洶的非典;大二的時候回到桂花崗,然後又跟著大部隊搬遷到了大學城。聽起來夠折騰,但這種獨一無二的經歷於我們而言有著特殊的地位。
  對於家就在廣州的廣大學生來說,從高中到大學的轉變可能不會像外地人那麼強烈,甚至在不經意間才偶爾想起自己已經上大學了。因為對於我們來說,如果不想離開家門,要麼去中大,要麼就廣大嘍。當年填報志願的時候,為了能上廣大,我還特意填了服從專業調劑,結果被調劑到一個叫做“教育技術學”的新專業,剛開始還摸不著頭腦,後來覺得也蠻好玩,要學攝影什麼的,跟新聞學的東西很接近,所以畢業之後也就順風順水地進了媒體圈。
  廣大是很多所學校合併起來的,所以校區比較複雜,2004年我們才搬到大學城,也就是現在廣大的主校區。話說當年大學城規劃的時候,我們這塊地本來是要給中大的,當時的市領導最後還是給了廣大,算是不小的偏愛吧,所以廣大成了大學城裡面積最大的校園。
  但大學四年下來,最有感情的卻是大一剛剛入學的時候。在龍洞那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雖然有些偏遠,而且只有一路84路公交車可以到,但卻頗有世外桃源的風範,周圍都是農村。非典的時候我們在那裡被封閉了幾個月,但是大家都沒有覺得太恐慌,因為環境還是很美的,我們經常在校園裡散散步來解悶。比起對非典的恐慌,我們甚至更害怕蜜蜂蜇。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有個水庫,有時候還可以去釣魚;或者在冬天的時候,買一些煙花去水庫邊上放,這是在市區里無論如何都享受不到的待遇。
  後來搬到大學城校區的時候,分配宿舍時我們也享受了一下民主待遇,只要願意住在一起的同學都可以自由申請,而不是被學校粗暴地用一張表格“定命運”。在大學城裡生活,又是一番世界。廣大和中大是大學城僅有的校園裡有商業中心的學校,於是我們的校園生活就可以在一個世界里解決所有事情,包括周末K歌,買點小飾品或者改善伙食什麼的。當然,如果是要吃消夜,北亭村或者南亭村,大概是每個廣大人都有過的經歷吧。
  如今我們那一屆的人也已經基本上結婚生子了,周末或者閑暇的時候,回到廣大里踩踩單車,在校園裡散散步,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如果它不是你大學生活過的地方,可能對你來說就是一個放鬆心靈、呼吸新鮮空氣的場所;而你的人生在此度過了無論兩年或者三年以後,它就是專屬你個人的歷史記憶的一部分。
  ●徘徊於“清新俊逸”之間
  講述人:梁雯,90後,廣州大學人文學院大三
  在校生
  對於我們在校生而言,學校就是進行時,而不是用來懷舊的過去時。廣大的文科學生相對來說比較輕鬆一些,像我們許多學中文的學生,老師很少強制我們閱讀什麼東西,然後寫什麼讀書報告,所以讀書之餘可以參加很多的課外活動。大二的時候甚至有機會作為交換生去臺灣借讀一個學期,看到許多不一樣的風景。回來之後慢慢改變了自己對未來的一些方向和想法。因為交流之後才發現,相比大陸的學生,臺灣的學生對於自己的未來目標可能更明確一點吧。作為一種常態,大多數國內的90後學生或許在大學的時候都沒有想好自己未來要乾什麼。
  文科學院的課程相對來說輕鬆有趣得多,比如我們有新聞採訪與寫作、影視鑒賞、女性文學什麼的。我在臺灣的時候也聽過類似的課,感覺兩地的老師講起來還是有明顯的不同,比如臺灣的老師更願意把側重點放在一些重點的女性作家,而內地的老師則更註重條理性,不同地方、不同年代的作家都會分模塊去講。下課之後,徘徊於圖書館與自習室之間,日復一日重覆著雖單調但充實的生活。文科生的教室大多在文清、文新、文逸和文俊這四座樓,合起來就是“清新俊逸”的意思。走路上課的話並不是很遠,但是如果是有課在理科樓的話,就比較倒霉了,因為離得比較遠,從宿舍到教室至少得花上20分鐘。圖書館和商業中心都在廣大的中心位置,這意味著我們去上自習或者購物都很方便,只要你想到的東西基本可以在這裡得到滿足,因此在生活上是特別便捷的,不用在周末的時候去擁擠的市中心。沿著圖書館走,出西門不遠處就是珠江邊。
  大一大二的時候班級和社團活動比較多,而大學城正是個踏春的好地方,比如小洲村或者瀛洲生態園,都是我們常去的地方。不管你文藝或者不文藝,小資或者不小資,這裡都比桂花崗校區更有一所學校應該有的味道。從地理位置上來說,它正好處在大學城的西南一隅,旁邊還有個科學城。有時候班級和班級之間聯誼,有心的人會特意讓男性較多的班和女性較多的班在一起。可事與願違,碰撞出火花的時候並沒有想象的多。也許再過多少年,迴首這段時光,或簡單或幼稚,甚至有些腦殘,都是屬於與我們這個年代的特殊記憶吧。至於那些抱怨過的宿舍空調,或者種種迷惘與不快,都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悄無痕跡。
  留言簿
  @廣州大學團委信息中心:單車是大學生活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,我們整天奔波於課室和圖書館之間。而一輛輛不停穿行的單車也就成了廣州大學里所特有的美麗。在廣大,你是否也擁有這樣的一段美麗的單車生涯呢?(主頁君默哀丟失的單車中…)
  @越-月羽王妃:有同學要報考廣州大學市政技術學院麽?我一零年已畢業,仍想念在校的時光。山清水秀風景好,不乏才俊與才女。高帥師哥隨處見,窈窕師姐盼你來!呵呵,各位學弟學妹晚安!
  @天大地大:此時的我,想起了廣大的圖書館。那時的我,和大多數同學一樣,經常跑去圖書館,不僅僅是因為那裡美女多,而更是為了自己的未來,為了令自己在畢業時有強大的競爭力而努力著!想起了外環的珠江邊,我喜歡那裡的花花草草,有時會跑去那裡發獃;想起了理工南,理工北,想起了文東,文西……
  @lu1160:已畢業幾年了,每次回校都心潮澎湃。即使是逛逛母校的網站、看看BBS,也總是思緒不斷、感慨萬千。我心中總是有一萬個希望,希望能夠重回母校,再來一次大學本科生涯。好懷念讀書時候的日子,我們03社工從龍洞而來,在大學城拓荒三年。在龍洞、廣園、桂花崗、麓湖,還有當初找不到一個籃球場的大學城校區,這都是銘刻在心的大學生活的一幕幕啊……
  採寫:南都記者 郭炳朋  (原標題:廣大,在水邊得以安歇)
創作者介紹

感覺

ionhlko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