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4月18日,徐傳彬(左)幫助被拐賣25年的員工朱冬蓮找到家人,朱冬蓮的二妹來京後向他鞠躬表示感謝。徐傳彬的善舉傳開後,有市民到他的店里送書。
  【榜樣說】
  說不好究竟怎樣才算完全幫一個人,對我而言,看到員工有困難,我就不舒服,所以能幫儘量幫,關心他人其實就相當於關心自己。
  ——徐傳彬
  NO.9 徐傳彬(39歲) 社區:榮豐社區
  【德行錄】
  徐傳彬在西城區天寧寺經營一家烤魚店,從18歲至今,遇到有困難的人,“能幫就幫”成為他給自己立下的規矩。無論是員工還是員工家屬需要幫助,他都會慷慨解囊。今年4月,他幫被拐賣25年的員工朱冬蓮找到家人,成為佳話。徐傳彬說,勿以善小而不為,每人做一點,這個社會正能量就多了。
  每天中午,徐傳彬都會來到位於天寧寺的烤魚店內,檢查員工採購回來的食材是否新鮮,下午閑暇時,他會和員工聊聊天或者討論菜譜。在幫助被拐賣25年的員工朱冬蓮找到家人後,徐傳彬成為了小區里的名人,不少來吃飯的食客會特意稱贊他幾句。
  面對突然走紅,徐傳彬有些不好意思,在他看來,關心員工、幫助員工都是“應該的”,他只是堅持著自己立下的規矩。
  被拐員工獲助見家人
  四年前,朱冬蓮來到徐傳彬的餐廳打工。徐傳彬招人時,通常會跟員工聊一聊,當時朱冬蓮就講了自己被拐賣的遭遇,一些員工也反映說朱冬蓮經常夜裡一個人哭。但當時徐傳彬生意太忙,沒有細問這件事。
  直到今年4月,又有員工講起這件事,徐傳彬有天夜裡到宿舍,看到了朱冬蓮正在哭喊家人的名字,他決定幫助朱冬蓮尋找家人。
  朱冬蓮只知道自己的老家在懷化一個叫“中方花橋村”的地方以及父母的名字。徐傳彬通過114查到懷化公安局的電話,儘管再三說明來意,但是憑藉一個電話要查詢公民戶籍信息,徐傳彬被拒絕了。
  不過,當時接電話的人給了徐傳彬一個新晃縣公安局戶籍民警鄧穆的電話。徐傳彬打電話過去發現,鄧穆已轉行做交警,但表示願意幫忙。
  在鄧穆的幫助下,第二天,朱冬蓮老家派出所民警打來電話,告知已經找到朱冬蓮的家人。
  “當時鄧警官挺激動的,我也很激動,想不到居然找到了。”徐傳彬給朱冬蓮的三妹發了一張朱冬蓮的照片,“當時她一下就認出了自己的姐姐。”徐傳彬說,姐妹倆在電話兩頭痛哭。
  事後,朱冬蓮湖南老家的親人前來北京認親,當面對徐傳彬表示感謝。徐傳彬說,其實他一直很緊張,也怕中間出差錯,直到看著朱冬蓮和妹妹相擁而泣時,他才確定自己確實做了件好事。
  如今,朱冬蓮仍然在徐傳彬的店里工作,她說不知道如何表示感謝,重覆最多的一句話就是“我碰到了一個好老闆”。
  女兒來電說“爸爸真棒”
  幫朱冬蓮尋親成功一事經過本報報道後,徐傳彬和他的小餐館火了,不少人特地前來給徐傳彬點贊,還有市民給他送來了十幾本教人行善的書。
  一位常來店里吃飯的食客對徐傳彬也很贊賞,他晚上經常來喝幾杯小酒,遇到不順心的事,徐傳彬還會坐下陪他聊天,經常是喝到夜深人靜只剩自己一桌,徐傳彬也沒怨言。“這是有心之人才會做的事,所以徐傳彬幫朱冬蓮尋家人在我看來是很正常的事,按我們北京話叫‘局器’。”他說。
  不過,最讓徐傳彬興奮的是女兒的一個電話。徐傳彬的女兒在重慶一所中學讀初二,“當時文章在網上轉載後,女兒學校的領導特地在周一早上的升旗儀式上對她進行表揚和鼓勵。”徐傳彬說,女兒來電話誇他很棒,說要以他為榜樣,他覺得這就是給女兒最大的財富。
  替員工母親交醫葯費
  其實,徐傳彬對於員工的關心遠不止這一件事。1996年,徐傳彬從老家萬州來到重慶城區,成為一名廚師。經過打拼,1999年,他有了自己的餐館,有了自己的員工。
  在重慶城區的那段時間,也是徐傳彬自認為“慷慨”的日子,“街上碰到乞討的,我都會給錢,從沒拒絕。”徐傳彬說,他沒有去想這些人是不是騙子,看到他們衣衫襤褸的一刻,他就認為他們是弱者。
  對待自己的7個員工,徐傳彬更是能幫就幫。當時,徐傳彬一個員工患病要手術,沒錢也不好意思開口,“直到他沒來上班我一打聽才知道。”徐傳彬當即送過去5000元。
  為此,他特地開會告訴員工,有困難來找他。不過,徐傳彬也有原則:要先確定員工是真的有需要。有一次,一名員工找他借錢,但他得知員工是要去網吧打游戲後,他不僅沒有借錢,還狠狠批評了員工一頓。
  後來,這名員工的母親病了,徐傳彬幫忙付了5000元醫葯費,還給員工加了工資。這些錢,他沒要求員工償還,“在我能力範圍內的,儘量去幫。”
  這名員工小陳到現在還跟著徐傳彬,如今已是後廚的組長。回憶起當年的事,小陳說,他家境困難,剛成年就經人介紹去了徐傳彬店里,“那會兒年紀小,不懂事。這幾年成長了,也懂得了責任。老闆幫了我和我家很多,我更應該好好乾。”
  父親護橘子“言傳身教”
  提起自己樂於幫人的習慣,徐傳彬說,這是源於18歲那年父親的教誨。
  時間回到1993年,重慶萬州。那年冬天,一輛滿載橘子的陝西牌照貨車在徐傳彬家鄉境內的道路翻車了,整車的橘子翻落在地,道路兩側成了金黃色。徐傳彬的家離事故現場不遠,他父親叫上他前往。
  “看到好多人跑過去拿橘子,我以為我爸叫我也一起去拿。”徐傳彬說,但到了現場,他和父親先救出了駕駛員,接著,父親讓他一起守在現場,加上村裡一些長者的幫助,除了被拿走的少數橘子,大部分橘子都被護住。
  隨後,身體並無大礙的駕駛員去求援,徐傳彬和父親在現場守候了一夜。駕駛員帶人回來後,拿出一百元對徐傳彬及其父親表示感謝,“我爸拒絕了,那會兒100元可是大數目。”徐傳彬說,當時他才明白,並不是平時沉默寡言的父親沒有教育自己,而是自己一直沒去體會父親的“言傳身教”。
  “這是我爸給我上的最重要的一課。”徐傳彬說,他忽然明白了小時候父親說的“做人要有規矩”的真正意思。從那以後,他無論是在重慶還是來到北京,都牢牢記得父親的教誨。
  這就像今年北京高考語文作文題“老規矩”,徐傳彬說,雖然他不是北京人,但很多老規矩是相通的,“多幫別人”是他從父親的言傳身教中學到的老規矩,現在,這個規矩又傳承到他女兒身上。
  採寫/新京報記者 林野
  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林野
  如何推薦“公民榜樣”
  郵箱:xjbgandong@126.com
  熱線:010-67106710 微博:發微博@新京報
  微信:關註新京報微信(bjnews_xjb)提供線索  (原標題:幫被拐員工尋親 徐老闆“紅了”)
創作者介紹

感覺

ionhlko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