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馮海寧
  從7月5日起,廣東揭陽市榕城區東興街道的義河社區居委會,居然關門停止辦公長達一周,其原因竟是現任居委會幹部為躲避前任居委會書記的“追殺”。12日上午,榕城區政府對此事作出回應稱,義河居委會已恢復正常運作,紀檢部門已對相關人員違紀情況進行調查。(7月13日《羊城晚報》)
  儘管關門一周的居委會已恢復正常,紀檢部門也對被舉報人員進行調查,但是,前任居委會幹部“追殺”現任居委會幹部,繼而導致居委會關門數天,這種很像影視劇中的情節與場景仍值得我們反思。比如說,前任居委會幹部手持兩把菜刀與家人一起衝進居委會進行恐嚇,其舉止為何如此野蠻?難道僅僅是因為其被群眾舉報違紀,要被清資核產?
  再比如,現任居委會幹部在受到恐嚇的情況下,有關方面為何沒有及時有效解決問題,導致居委會關門一周?顯然,社區居委會作為與老百姓聯繫最緊密的基層組織,關門一周必然不方便群眾辦事,影響很惡劣。另外,在居委會關門一周這段時間,難道現任居委會幹部只能躲避沒有其他辦法工作?究竟是前任居委會幹部太凶悍,還是現任居委會幹部太膽小?
  這起因“躲避追殺”而關門一周的事件無疑反映出當地基層生態似乎還處於草莽時代。而在草莽時代,幾乎沒有規則可言,也沒有文明可言,誰“橫”誰“狠”誰就“牛”;反之,誰軟弱誰膽小,誰就會被欺負,被迫躲避。
  儘管這些年來我們國家的制度建設總體取得很大成就,也在不斷強化基層政治生態建設,不僅有《村民委員會組織法》,還有《中國共產黨農村基層組織工作條例》等法規來保障,但某些基層組織的幹部無論是法制意識,還是文明意識似乎仍然比較欠缺,在民眾的觀感上常呈現出“土皇帝”的形象;某些基層組織即使改組、改革,仍不能發揮應有作用。
  被舉報的這位前任居委會書記有沒有違紀問題,顯然有待紀檢部門來查實。但近年來,居委會、村委會幹部的被曝光的腐敗等問題越來越多,比如,浙江溫州蒼南縣靈溪鎮岩頭村村支書被曝有53套房,部分房產已經查明。再如,深圳一村幹部被曝擁有80棟房產20輛豪車資產20億元,後來被控涉嫌三宗罪。這些比“蒼蠅”還小的基層官員,其被曝出的問題卻不小。這又反映出基層治理存在不少問題。
  筆者以為,有關方面在調查這位手持兩把菜刀的前任居委會幹部時,不僅要根據舉報線索調查其違紀問題,還要調查其野蠻行為產生的根源;不僅要調查前任居委會幹部,也要調查現任居委會幹部為何膽小怕事,更要調查清楚有關部門在接到現任幹部彙報和報警後,為何在長達一周的時間內沒有有效解決問題?這至少說明解決問題的效率不高,效果不好。
  居委會與村委會的一舉一動直接關係到基層居民的切身利益,無論是“土皇帝”式、“李逵式”的基層幹部,還是軟弱的基層組織,都不利於村民利益。因此,如何強化基層組織建設,如何提升基層幹部素質,仍值得我們反思。這起“躲避追殺”事件再次提醒我們,打最小的“蒼蠅”與打大“老虎”同樣重要。編輯:楊日  (原標題:從“躲避追殺”反思基層草莽生態)
創作者介紹

感覺

ionhlkop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